在电影节放映后,评论好坏参半,电影原声却红遍网络。为这部les电影担纲配乐的音乐人陈建骐说:“我永远不会了解女生的世界,只能透过她们的声音,一点一点地靠近。爱情无关男女,男男,女女”。

  于是这次,陈建骐请来何欣穗、黄小梅、吴立琪、彭靖惠、张悬及魏如萱,算上以旁白出演的陈绮贞,几乎囊括了台湾新一代的重量级女声,用来自她们的六种音质,诠释爱情存在的六种可能:在一起时快乐,在一起时不快乐,不在一起时快乐,在一起……这些爱情的样本和声音的滋味在陈建骐的音乐里,仿佛被纷纷悬挂在某个空处,缤纷而又冷冽。

  陈建骐在音乐方面的才能和成绩似乎可以拉很长一个单子:陈绮贞代表作《花的姿态》、《太多》的编曲;陈珊妮《美中毒》演唱会、陈绮贞《花的姿态》演唱会部分编曲和键盘手;剧场中,与李焕雄、林奕华、几米合作的剧场配乐;电影《刺青》的电影原声,甚至被乐评界誉为“华人后摇的翘楚”……陈建骐无疑是担得上“著名音乐人、配乐家”这个名号的。

  但,用“家”这个略显严肃的词来形容陈建骐,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跟声名无关,而是“帽子”下面音乐的质感。乐评界找到了“小清新”、“小独立”、“小情怀”、“小格调”这几个词来形容他,反倒觉得贴切。

  成长记录里没有什么严重的缺失与迷失,音乐里也就少了些大悲大喜,只是淡淡而恳切的喜悦或悲伤,空的空间。他说,除了重金属,什么都能接受。因为内心和感觉无法被限制,音乐的形式也就没有边界:巴洛克式的古典、几米绘本的清新、陈绮贞式柔软的强劲、陈珊妮嗓子里的爆发力和控制力,娃娃魏如萱的戏剧性……在陈建骐的音乐中都能找到踪影。

  小学开始修习钢琴,最爱巴赫,高中时组团玩老摇滚,Deep purple 、Europe、Bon Jovi都曾尝试过,后来参加话剧社,既当导演又兼音乐设计,因为念的是男校,若是演话剧就要到女校去请女同学一起合作,这段青涩的时光,让陈建骐对这个世界认知的门和音乐的灵性同步打开。

  “陈绮贞的歌词,总让你不经意地把自己的心思透射在她的歌词上。太多的情爱被歌颂,但她把太多情爱背后的事情,翻开来给你看,或许觉得痛,但痛得深刻,这个很重要。”这是陈建骐耳中的陈绮贞,亦是他自己的爱情观和音乐观。陈建骐音乐中的爱情好像说的就是一粒微尘与另一粒微尘,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话剧社的经历对陈建骐后来的音乐影响很深,甚至让他与主流流行乐中常见的平铺直叙某种情绪的音乐气质决然分开。他看见了空间,并且需要空间——声音深处的空间和画面,而不是满满当当,N种乐器一齐响更便于煽情。情歌中,陈建骐喜欢《You Are So Beautiful to Me》那样的歌词和旋律皆简单、细微的歌,另一首,则是潘越云演唱的《最爱》,其中一句“你的小手让我握成袖”这样透过画面,一步到达禅境的歌。

  “诚实”是陈建骐在音乐中一直追求的特质,《地下铁》中为陈绮贞制作的《失明前我想记得的47件事》,温柔清甜,为陈建骐赢得广泛声誉。在他看来,为《地下铁》这部电影的主题创作的一首歌本应该悲伤冰凉,但词作者夏宇却用纤柔细腻的文字建构了一个充满光线、五彩缤纷的世界,似乎黑暗完全不存在,加上陈绮贞独特的音质及口吻,便成了一首温柔的歌。“缤纷而冰凉”是他体会到的盲人的世界,他或许就只能诚实地表达他所体会到的,而非想象的。

  周华健是给了他重要影响的一位艺人。他退伍后没多久,通过朋友引荐,进入周华健的摆渡人工作室工作,这是陈建骐编曲方面技艺精进的重要时期,他的音乐才华开始受到瞩目。周华健在音乐上的苛刻、执拗在圈内人所共知,陈建骐为周华健编曲,一首歌常常需要做五六个版本,压力巨大,但正在这种身心超负荷运转中,才得以在量与质的互动中有了长进。

  陈建骐时常感激李宗盛、罗大佑、周华健那一代音乐人为新一代台湾音乐人创造的丰茂的流行音乐土壤,这其中包括音乐的形式、风格和元素,重要的是,那一代人对待流行乐的严肃态度、激情被正当地传承了下来。

  陈建骐从台北发来的采访录音,多少反映了当下台湾流行音乐蓬勃成长的风气:“对一个人如何去发现她特立独行的见解和古道热肠的温暖?”陈建骐用一个极“绕”的句子评价陈珊妮,而陈绮贞则是“一个坚定地明白自己要什么的人”,魏如萱是“出人意料的表现力,充满戏剧性……有这么多人如此认真地对待流行乐,让人羡慕。”

  2009年,北京的演出到了令人目不暇接的地步,5月纵贯线才走,陈珊妮在内地的首次个人音乐会又将在“星光现场”开场。5月8日,陈建骐的“The Sound2009”主题音乐会将在解放军艺术剧院上演,北京巨大的文青队伍这么多年积蓄下的对台湾流行音乐的期待,像是要在一瞬间释放。主办方提供的“The Sound2009”主题音乐会的演出样式和曲目令人眼馋,陈珊妮和魏如萱作嘉宾,乐队编制为大提琴、手风琴、吉他、钢琴、贝斯和主唱,以不插电形式呈现陈绮贞在《地下铁》中的选曲和陈绮贞个人专辑中的编作曲作品、杨乃文在《幸运儿》中的选曲和杨乃文专辑中的编作曲作品,电影《花吃了那女孩》、剧场原声《向左走向右走》的主题曲《爱在波希米亚》和《被雨伤透》。

  最后,不能不提的是,出版《花吃了那女孩》电影原声的贾敏恕,正是当年一手缔造了《中国火》品牌和唐朝乐队标志性作品《梦回唐朝》的制作人,而这些强烈表达个人意见的音乐作品,表现在音乐中的内地音乐人的原创力,曾令陈建骐惊叹。而今,那一代中国摇滚音乐人集体失语,贾敏恕则回到台湾,出任亚神音乐娱乐股份有限公司CEO,所关注的不再是身穿摇滚制服的愤青,而是陈绮贞、魏如萱、张悬这些风格清新,并且有原创要求的小女声。

  有趣的是,网络上,围绕陈绮贞这个小女声的音乐是“民谣”还是“摇滚”的口水仗一直未休。分析下来,“民谣派”大多不能忍受“摇滚”这个字眼携带的“脏、乱、差”对陈绮贞的玷污,而“摇滚派”又怎肯舍弃陈绮贞音乐里,虽然柔软、明亮却坚定的反叛与疏离。不如用陈建骐的话作为这场争论的收尾吧,他说:“如果音乐的核心是诚实,诚实地体会感受当下,诚实地表达,就不必再纠缠于是民谣还是摇滚了。”苏娅

浏览次数 :
上一篇:文艺范儿女歌手背后有个陈建骐      下一篇:陆虎陈建骐感知音乐世界 王凯《一人份的孤独》

访客评论专区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