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我坐在教室的窗前,听着雪花瓣落在窗子的玻璃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似一只大手,一点点安慰着我内心的焦急不安。看着行人在雪地里匆匆走着,从加速的步伐中,我感到了他们渴望迫切归家的心情。

  老师仍然在讲台上喋喋不休地讲着,下课铃声从响起到结束再到现在,已经过去很久了。她的嘴一张一合,可我却什么也听不见,只想赶快下课,因为雪地里还站着几个姑娘等我下课。

  昏沉的写字声和老师敬业的教学热情,使教室里的气氛低沉得很。大家都皱着眉,盼着老师的嘴突然停止张合,然后一句下课的结束语使教室沸腾起来。

  十分钟后,我们终于等来了这一幕,我觉得自己都要感动哭了。扭头看向窗外,天空已经是漆黑一片,只缀着几颗不怎么亮的小星星,雪花仍似鹅毛般在空中漂浮,一阵寒风迫使它们改变了方向。

  我收拾好书包飞奔下去,楼道口站着的一个身影在冬夜里显得那么孤独。我心中突然涌上一股不知是什么的情感,感动还是内疚?她似乎听到了动静,转过头来,见我先是一怔,然后走上前冲我咧嘴一笑,道:“那两位实在等不到你了,就先回去了,我怕你一个人这么晚回家不安全,就一直等你下课,怎么样?够意思吧!”我望着她那冻得发红的鼻头,头发上还有片片雪花融化的痕迹,眼睛里闪着喜悦的光。伸手握住她的双手,冰得令我微微一颤,一时间觉得自己握住的不是手,而是两个如石头的冰块,只觉得又冰凉又沉重,喘不过气儿来。我张了张嘴,始终没说出一个字儿来。

  北风夹杂着雪花,给了我一个又一个霸道又强硬的吻,只觉脸上是冷如刀割的触觉。这姑娘居然站在这样的天气里足足等了我30分钟,傻得令人心疼。

  终于,在分手之际,我缓缓吐出了憋了很久的三个字:“对不起!”(市第十九中学)

浏览次数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丰田酷路泽4000巡洋舰现车解析 盛夏价格

访客评论专区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Baidu